玥姐说 会哭的孩子有糖吃 你可以学着不那么懂事

不了不了 我还是懂事一点吧

夏天看海 秋天看山
冬天就躲在有暖气的房子里喝茶看书
春天嘛 春天就睡大觉
不想说话没关系 感到绝望没关系
把自己封闭起来也没关系
一年不行就再耗一年
一年不行就再耗一年

想出去走走
翻了半天 竟然没有什么想去的地方
疲惫

一念之间😶

不该是这样的

路过地铁口的小摊听见小姑娘和老板说烤冷面不加香菜
路过烤串店看见纹着花臂的男人喝多了吹牛
路过夜间的出租车在路边等人
路过还在营业的药店亮着灯
路过便利店 老板和我打了个招呼
路过门口保安 他说注意安全
然后
我到家了

形形色色的人构成了千奇百怪的世界
面对努力生活的人 我的绝望都好像是在无病呻吟
一根绷紧的橡皮筋 拼命挣扎 你可千万不能断啊

散步的午后要像从前再挽着手叙旧

切尔诺贝利的悲鸣
我不知道该说什么
出生与死亡对等